感谢留下,红包退回

这还要从2016年的6月份说起,珍珍今年28岁,四年前已经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,女儿周岁以后,珍珍还想再要一个孩子,对于珍珍来说,怀孕很容易,一不小心就中枪,可是不知为什么,每次“中枪”以后,这“子弹”就是留不住,到了50多天就随着一阵肚子疼痛加上如大姨妈来访后,三个胚胎就毫无声息的溜走了。
珍珍的父亲卧病在床,一直希望家里再添丁,每当珍珍看着老父亲那渴望的眼神,心如刀割,大大小小的医院跑了三年多,可因为要么时机不对,要么来迟了,一直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,就在这到处看病检查的过程中,又有2个胚胎流走了,珍珍几乎要崩溃了,有一次她在朋友处看到我微信公众号关于复发性流产的文章,觉得我名气不大,找起来比较容易,于是小俩口就死马当活马医找到了,第一次见面,当看她那厚厚一沓检查单时,十分的同情和理解他们,珍珍几乎所有的检查都做过了,我只是仔细的问了病史,认真的查看了所有的检查后,珍珍同时有多囊卵巢综合征,给她开了点药,就让他们回去了,约好了再次复诊的时间。
大约一个月后,珍珍和老公再次来到我的面前,他们告诉我,已经辞去了在福州的工作,准备在泗洪住下来看病,看着小俩口那信任且企盼的两双眼睛,我感觉压力山大,我没有绝对的把握啊,我有的只是一颗医生应该具备的父母心而已,珍珍说,这就足够了,此情此景 我只能同意他们请求了。
小俩口租了一套民房住下来,按我的要求定时来促排卵监测卵泡,第一个周期没有“中枪”,珍珍有点纳闷了,以前只要躺着“中枪”很容易的,她开始焦虑了,其实我心里也很着急,但不能表现出来,甚至一点点也不敢流露,我劝珍珍要不先回家休息一段时间,哪知珍珍瞪大眼睛跟我急了,我就在这看,再促排,我对院长对自己有信心。
珍珍的态度很坚决,老公也很支持,我们又开始了第二个促排卵周期,这期间,珍珍的依从性还是很好,每天都会来医院监测排卵还是来看看我,有一天晚上七点多钟,珍珍给我打来电话,吞吞吐吐的说我有事,我问她什么事又不肯说,再三问我什么时候下班,要等下班后见我一面,让她第二天来,可她十分的坚持,无奈之下只能答应,八点多种时,珍珍告诉他们在医院不远处的公交站牌,远远看见珍珍和她老公正等在那里,见到我珍珍迎了上来,一下子双手XXX的递上了一个红包,我当时有点生气了,这不是看不起人吗?可珍珍几乎带着哭腔说,这是她的一点心意,他们已经在站牌下等了一个多小时了,我如果不收下,她会非常痛苦,当我还是拒收的时候,珍珍拿起红包,飞快的扔进了我的车里,然后飞快的转身跑了,我怎么喊她就是不回头,回到宾馆,看着这红包,泪如雨下,这小俩口太不容易了,这不孕症、复发性流产真的能把人逼疯了,我当即发一条微信过去,红包暂且放我这里
珍珍今天是促排的第17天,该做功课已经做了,她想回家过中秋,我趁这个机会把红包通过微信转账还给她了,珍珍说了很多很多感激的话,其实,作为一个医生,给病人看病是份内的事,看好看不好,只要我们尽心尽力了,患者说几声“谢谢”就是对我们的最大安慰,根本不需要红包的,那红包太沉,我们拿不动啊。
收了红包,丢了初心,输了尊严,这等傻事咱不能做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